Epona_Florency

RALP大法好~六字箴言常相伴

"You may kiss the bride.""你的鼻子要戳到我了= =“

The fault in our stars...

还有很多存货,之后慢慢发...

发一张佩然后匿...最近要考日语专四了(得到的确切考试时间居然比提前预想的早半个月!之前还作死地悠哉游哉玩了很久T_T),微博和撸否一段时间不会上了,有些来不及回复很抱歉...考完之后首页肯定攒了很多太太的文和画够看很久●﹏●

Gone with the wind--《索瑟带你看名著》系列

这次那些字就全都是他们作品和角色的名字了。“攻受分明”——室友路过时这么说→_→


寂静的春天(Chapter1)
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个冷静的和平主义者,然而这个好战国家需要的是狂热的愚民。”Richard的语调平缓而忧伤。他和Lee一同站在燃烧的禁书堆前,看着泛黄纸张的页边逐渐焦黑卷曲,化作空气中飞舞的灰烬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是谁,你给自己贴了怎样的标签,你又是如何定义自己?”Lee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望着Richard的眼睛认真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熊熊列焰跳动在他的眼眸中,比那更炽热的是他的心火。“书籍烧毁殆尽,然而其中的思想永远在这里,”他指了指自己的头和胸腔,“在参透这些奥义之前,我很难定义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走吧,大哲学家。我们已经出门半天了,别让他们起疑心。”确认余烬掩埋完毕后,Lee站起身拍了拍手,对Richard说道。然后,他们一起离开了偏僻的西郊公园,朝“时代剧院”的员工宿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希望市”——本市和A国其他“信仰市”“光明市”诸市一样,有一个理想主义却空洞乏味的名字,生活在其中的人民也并未体会到什么希望。“时代剧院”就坐落在市中心的第0区,和时钟广场、市政府在同一条中轴线上——这不仅表明了剧院紧跟先进思想的立场,而且还向他人昭示了其非同一般的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Richard和Lee均为剧团演员,同时也和剧团大部分员工一样是党员。后者不过是明哲保身的无奈之举,前者才是他们的灵魂所在。但是随着文艺界整风运动的不断深入,后者逐渐崛起为一座大山,将前者笼罩在阴影里。新剧本上公然出现了各种口号和标语,Richard第一次看见的时候,气得差点一把撕碎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这是对戏剧的亵渎,对舞台和观众的轻蔑!”Richard情绪激动,“观众掏钱买票,不是看我们在台上歌功颂德、搞政治斗争的!我也不想念出那种恶心的字句!”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Lee一声不响地收拾着被Richard弄散的剧本。他抬起头时,眼中有深深的无奈:“我父母小的时候,剧院里能看见各种演出,甚至敌对国剧目和世情讽刺剧都时有上演。但短短几十年过去——”他叹了口气,“那些剧本禁的禁,烧的烧,也毁得所剩无几了吧。”Lee露出无限惋惜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会有人为此付出代价的,”Richard岩浆般的愤怒已冷却,结成凝固坚硬的外壳。“他们开着文化的倒车,企图将人民拖回黑暗的泥沼中,这是违反历史规律的。不过说到底,历史算什么?不过也是一部被他们改好的剧本罢了——”Lee连忙摇着手阻止他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别管他们了,我有你就好,”Lee温柔地看着他的爱侣,“但是,你的性格总是让我很担心——忍一忍吧,就算是为了我——”他的手沿着Richard的脖颈缓慢游走,最后停在了他的左胸。透过手掌,他感受到了那颗猛烈跳动的心脏些对自由与爱的渴望。那渴望是如此的生生不息,强大到足以将这座城市摧毁重塑。清亮的热泪溢满了Lee的眼眶。而Richard顿时慌得手足无措,以为自己无意中伤害到了爱人,赶紧将Lee搂在怀里轻声安慰: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啊——对不起!我不会再那么鲁莽了,别担心,别担心,我知道该怎么低头······”他像哄小孩似的拍着Lee的后背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是因为那个——”Lee笑着擦了擦眼泪,“不过你知道更好,别在公共场那样就行——那种话被人听见可不得了!”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Richard看着Lee的笑颜,之前心中的不快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全票通过!”这一天,在A国首都光明市的大会堂里,反同性恋法案宣告成立。